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讨债郑州文交所份额交易临六大质疑

发布时间:2020-02-10 18:25:36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5月18日,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众意路和地坤街交叉口的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简称“郑州文交所”)运转如常。然而,在这座沉默的四层建筑的背后,仍有来自不同地方的投资者以各自的方式向郑州文交所寻求一个“说法”。

吴光就是其中一位。“郑州文交所的核心问题是交易规则和承诺的事情老是变更,且存在很大的关联交易的问题。”他说,“我们有30多人建立了一个维权群,并且共同签订了一份举报材料,已经递交给了中国证监会和河南省金融办等部门,希望引起重视。”

从4月初开始,吴光等人就开始了上述的维权之路。而5月中旬曝出的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携款2亿元跑路的消息,就更是把郑州文交所推到了风口浪尖。

5月19日,在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称,“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面对众多投资者的质疑,我们希望能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过去一个多月,我们帮助众多投资者退出了份额交易市场。”

尽管如此,这起涉及关联交易、内幕操作、董事长“跑路”等各种质疑的事件,将把郑州文交所带向何方,仍未可知。

董事长“仍在工作”

6月30日,是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最后时限。在“大限”前一个多月时间,郑州文交所董事长王迪,被曝出“携款2亿元跑路”。

“跑路”消息一出随即被郑州文交所否认。5月17日,郑州文交所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称,王迪“跑路事件”子虚乌有,并附图片证明了王迪仍在“主持日常工作”。

然而,在一周之前,本报记者就向郑州文交所提交了采访要求,但是,在对郑州文交所的采访中,并未见到王迪本人。来自多个渠道的信息称,5月18日王迪人在深圳。而上述郑州文交所高管称,5月19日,王迪又到了北京。

针对本报记者提出采访王迪的要求,郑州文交所高管称,“我们已经用图片和公告的形式表现了王迪仍在工作的事实。” 而5月21日,记者拨通了王迪手机,他表示,“媒体的不实报道对文交所整体造成伤害,我们正在争取努力生存下去”。

与此同时,郑州文交所还被投资人曝出:多名管理层离职,并且文交所诸多财物已经被搬走转移。对此,上述郑州文交所高管称,去年《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简称“38号文”)出台之后,文交所确实存在运营压力。因此,从今年初至今,就将原有的70余人的编制,陆续裁减至50人。

对于文交所“搬家转移财物”的说法,郑州文交所该高管称,“当时投资人看到的是文交所将艺术品搬到龙门博物馆,该批艺术品将在龙门博物馆正式开馆时用以展览”。

改变“一股独大”

在王迪“跑路”消息仍扑朔迷离之际,文交所的股东构成成为投资者质疑的另一核心问题。

吴光称,圈内一直有一种说法,由于王迪控股超过70%,使得郑州文交所股东构成并不合理,王迪也凭借大股东身份屡屡违反交易规则,导致郑州文交所前任总经理张保盈于2011年底辞职。

对此,前述文交所高管称,现在文交所的股权结构中没有自然人股东,而是由4家企业法人构成的股份公司,国有股份至今超过20%以上。

按照该人士的说法,郑州文交所从筹备至今,经历过多次股权变更。起初,王迪综合持有郑州文交所75%的股份,而张保盈综合持有文交所其余25%的股份。

此后,王迪控制的一家叫做“河南元象”的民营企业控制了郑州文交所75%的股份,其余股份由另外三家民营企业持有。

此后,王迪控制的“河南元象”公司,分别与中国动漫集团、学院出版社、河南龙门旅游集团、河南人民广播电台共四家国有资本达成一致,“河南元象”出让文交所共计超过20%的股份给后四家国有控股实体。

之所以做出这种变更,前述文交所高管称,“我们不认为这种操作的前提是郑州文交所此前的股权结果不合理,而是为了更好地增加郑州文交所的活力和公信力”。

但吴光提醒本报记者注意,3月初,中央部际联席会议到郑州文交所调研,最终责成文交所自查。而5月3日上午,河南省政府金融办也曾到郑州文交所调查。

吴光称,“政治压力可能是王迪在股权层面让步的原因。郑州文交所刚成立之初,有许多国有股东找去入股,都被王迪给拒绝了。当时,他希望加强对郑州文交所的实际控制能力。”

本报记者了解到,郑州文交所仍试图加快股权结构调整。目前,郑州文交所希望将国有股的持股比例提升到50%。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郑州文交所正寻求引进大唐电力作为其第五家国有股东。

在吴光等投资者看来,曾经一股独大的郑州文交所,肯定不利于对所有投资者做到公平,而大型国有股的成功进驻与否,则关系到已经存在诸多问题的郑州文交所的生死。

六项质疑待解

在郑州文交所基本信息之外,投资者还提出了针对交易规则的6项质疑。

2011年4月,郑州文交所正式推出份额化产品。此前,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国内首家份额化交易的文交所)编号20001的《黄河咆哮》与编号为20002的《燕塞秋》两项上市艺术品“股票”,因短短2个月内高至16倍的增幅而一度临时停牌。

这种“热闹”的局面,搅动着郑州文交所投资者的热情。郑州文交所

随后迅速推出了《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3件拟上市交易的艺术品。截至2011年4月24日24时的统计显示,已有2155人预约份额产品 “蓝田泥塑”、2131人预约“王铎诗稿”、1294人预约“全辽图”。

吴光正是那时成为郑州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的投资者。吴光说,“当初并未考虑到三件艺术品持有人可能会与王迪发生关系,后来经过媒体曝光后才知道三件艺术品持有人都是王迪的熟人”。

对于这种说法,郑州文交所上述高管称,媒体的报道纯属臆断。“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面,多少都会有一些认识或者联系,仅仅是因为是‘熟人’,就质疑存在关联交易,说不过去的”。

郑州文交所对上市交易艺术品的评估机制也遭到质疑。上述举报材料称,《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的估价远远高于市场价值。吴光称,“三件艺术品上市之后,近1年了,也没啥交易,这就可以说明估价是高出了市场预期,因此才交易冷淡”。

郑州文交所发布的销售说明书中,《蓝田泥塑》、《王铎诗稿》、《全辽图》的销售定价分别被确定为3000万元、6000万元、9000万元。这意味着,上述产品的单份售价分别高达15万元、30万元、45万元。

对此,郑州文交所上述高管称,我们的评估一般是由10余个专家团队成员,折合中间价的方式,以现实评估价得出的上市交易价。但吴光认为,“郑州文交所的专家团队隶属于文交所,不具备第三方的中立性”。而郑州文交所上述高管反驳称,“我们的专家是从全国各地聘请的,不能说是隶属关系”。

此外,举报信的内容还涉及摇号中签涉嫌造假、二级市场交易涉及诈骗、“增值专项基金”设立涉嫌虚假宣传等共六项质疑。

“讨债”者众生相

前述种种质疑,曾一度引发众多投资者在此后来到郑州文交所门口静坐,要求退款。

郑州文交所上述高管称,“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希望大家可以坐下来沟通。投资者面临的困难,我们会尽力帮助他们解决。”他进一步称,已经协调经纪商与部分在文交所门口静坐要求退款的投资者签署了份额转让和退款协议,参与转让的投资人数量达很多。

而这也再次引起了投资人的质疑。吴光称,“作为一个平台机构,他们这么做合规与否值得商榷。在现实操作中,去郑州文交所静坐的可以有退款的资格,我们这样不去静坐的,就无法得到相应的待遇。”

实际上,在“38号文”规定的整改大限临近之际,希望退出份额交易的投资人意愿强烈,这为郑州文交所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吴光称,目前至少有500人仍持有郑州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产品。如果按照一份30万元计算,为这批投资人办理份额转让需要的整体资金规模就达上亿元,而郑州文交所难免不得不自己筹措一部分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文交所注册资金5000万元,其中,租用现在办公地点每年的租金为500万元,而 “办公地点装修费用达1000万元”(吴光语),加上购置办公用品等开支,上述郑州文交所高管表示,“账面上仍有部分余额,但营业收入有限,我们开始预计郑州文交所会有3-5年的投入期”。

事实上,在郑州文交所艺术品投资中,投资者的投机心理严重。上述郑州文交所高管称,“我们后来发现我们艺术品的投资者中,居然有出租车司机等中低收入人群”。吴光也称,虽然自己有小生意在做,但是,投资艺术品失败,几十万的资金对于他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公司法人经营范围变更流程

深圳工商税务注册

中山筹划税务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