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钢企债转股拉锯战中钢破冰东北特钢难产羊眼圈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2:08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即将落地,而深陷债务危机的渤钢也试图通过同一方式来摆脱困境。

近日,记者获悉,中钢集团债转股方案已经获批。这意味着,新一轮债转股正式启动。

与此同时,渤钢债务重组方案随之跟风,由此前的“债转投”变为“债转股”。即将500亿元债务由渤钢集团中3家企业的优质资产组建新的公司承接,800亿元债务将采取留存原有公司和金融机构核销两种方式予以解决,600亿元将进行“债转股”。随着债务违约的不断爆发,众多企业企图通过债转股“续命”,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预计政府会尽快出台债转股的相关标准。

中钢债转股获转机

虽然东北特钢试图通过债转股续命未果,但中钢股份17次延迟“10中钢债”回购登记期后有望迎来转机,而新一轮债转股正式启动。

有机构透露,中钢审计后的金融机构债务规模600亿元左右,其中留债规模近300亿元,转股规模近300亿元。转股部分或为6年期可转债,前3年锁定,从第4年开始逐年按334的比例转股。

另外有报道称,此前各方达成一致的总体方案除上述外还包括,留债部分,中钢需付息,不过利率较低,在3%左右。具体到各家银行而言,留债和转股比例各不同。有的银行留债部分高达65%、转股35%;有的银行留债比例10%,转股90%。这一比例,跟各家银行贷款条件有关。如果银行手中的资产,其评估值、企业资金流或者抵押物能够全额覆盖本息,可以全额留债;如果几乎都是信用担保的资产,就是全额债转股。

该报道同时指出,中钢债转股的“股”,可能是可转债,实质上还是债券。即债权金融机构认购企业发行的可转债,未来可将其转换为债券发行公司的股票,对于发债企业而言通常具有较低的票面利率。

不过,目前中钢方面尚未有正式回复。

“中钢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王国清指出,近300亿元的留债部分利率仅在3%左右,而近300亿元的转股也是在3年后按334执行,这对于中钢来说可以有一个喘息机会。

王国清同时指出,像中钢这样的大型钢企,只是现金流出现了问题,企业管理和信用都没有出现重要问题,只要有足够宽松的偿债环境,加上财务成本降低,经过3年的转型调整,要翻身问题不大。

从中钢业务发展来看,其未来发展较有潜力。此前该公司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新签合同金额较去年同期增长51.26%,其中海外项目新签合同金额约110亿元,同比增长12.50%。

安信证券则分析认为,中钢新签订单大幅增长,业务结构调整与模式升级持续突破,加上公司积极把握国家“一带一路”重大战略机遇,在持续巩固和深度挖掘土耳其、印度、伊朗等海外传统市场的基础上,持续加大对俄罗斯、东南亚、中东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兴、成长性市场的开拓力度,海外业务持续取得突破,上半年海外收入占比已接近50%。公司金属3D打印技术国际领先,切入军工、航空航天、高铁等领域极具潜力。上半年由于国内业务下滑及海外部分订单生效进度较慢,业绩出现小幅下滑,随着下半年海外订单的逐步落地,业绩有望加速。

债转股有保有压

虽然中钢债转股的落地可能会带来示范效应,但目前看来政府实施债转股仍然比较谨慎。

9月19日,一份《东北特钢集团债权人委员会会议纪要》显示,当日在大连市召开的债权人委员会上通报了东北特钢债务处置的最新进展。

根据纪要,辽宁省政府已经确定东北特钢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9月底之前破产重组方案会出台,省政府要求10月操作完。

这意味着东北特钢试图通过债转股自救的方案破灭。

自3月28日起,东北特钢先后8只债券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所涉发行规模共计55亿元。

多次债务违约后,东北特钢曾公布“债转股”的解决方案,该方案计划将金融债务中70%的比例转为股权,另外30%保留,原债权人可通过东北特钢整体上市或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实现投资退出。不过这并未被债券投资者所接受。

8月4日,国家工信部钢铁处处长谢彬一行5人;银监局、银行业协会负责人;23家债权银行负责人考察东北特钢到大连调研。据悉,当时牵头行中行等17家银行明确表示对东北特钢的处理意见:不同意债转股,债转股只是省政府单方面意愿。

“东北特钢在管理和信用危机上都出现了问题,而且当地政府不作为,金融机构看不到希望,这样的企业是不可能成功债转股的,除了破产别无选择。”王国清认为。

而日前,天津市金融局召开渤钢集团的债务整体处置通气会,向各金融机构通报了渤钢集团债务整体处置的最新思路,并征求各金融机构意见。此次公布的债务处置方案是:渤钢集团中3家企业的优质资产组建新的公司,承接原有债务中的500亿元,800亿元留存原公司及核销,600亿元债转股。业内人士认为,债转股可能是对渤钢集团以及银行等债权人解决债务问题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这个办法可能只是给渤钢续命,要想保命则很难。

王国清则指出,这意味着渤钢集团1900多亿元债务中的600亿元将进行债转股。渤钢是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后受害比较大的一个企业典型。合并前的天津钢管竞争优势明显,但是兼并后的渤钢变得大而不强,整而不合,集团不考虑下属各企业现状,盲目进行产能扩张和债务扩张,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虽然渤钢的局面复杂,但是好于东北特钢,因为天津国资委一直在积极出台解决方案,会让金融机购看到积极的信号。”王国清说。

今年3月为化解渤钢集团过剩产能,天津市成立了渤钢集团债委会(由105家债权银行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涉及债务1920亿元),响应了此前银监会提出的对债务规模较大的企业应于3月底前成立债委会的要求。此后,债务展期减息、不良资产剥离、由天津市政府成立基金以承接债务等债务重组方案相继被提出。

王国清认为,从中钢和渤钢债转股的发展进程来看,渤钢债转股有获批的可能性,而且国内债转股和国企改革推进的节奏和力度可能会超市场预期。“不过,政府肯定会有保有压,僵尸企业是没有可能获得债转股机会的,下一步债转股的一些标准可能会出台。”王国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关注有惊喜

菱亚电力

纤维增强硅酸钙板厂家

台州物流

常州名表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