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农村消费现状调查撬动消费支点在哪里爬藤榕

发布时间:2020-10-18 17:30:24 阅读: 来源:角阀厂家

农村消费现状调查:撬动消费支点在哪里

近年来,农民收入有了较快增长,消费意愿明显增强,但是记者在调查时发现,农村消费市场的潜力依然很大,如在南昌市,占全市总人口53%的农民,只消费了全市11%的商品和服务(详见图表)。

另一组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2008年,南昌市农村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52.58亿元,同比增长25.36%,远高于同期农民收入增幅。如此大量的现金为何没有转化为消费而沉淀为储蓄?“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农民消费信心不足,不敢消费。”南昌市统计局农村调查队队长熊晓洪认为。

那么,撬动农村消费市场的支点到底在哪里?

增加消费能力——

农民收入增长,但不够稳定

“家产万贯,带毛的不算。”这是南昌县三洞村刘小毛的口头禅。所谓“带毛的”,是指一些效益较好而风险相对高的畜禽、水产等养殖业。效益高为何反而不算家产呢?“养殖业即使赚了钱,也是‘浮财’,说不准再过一年行情不好,前些年赚的钱都贴进去还亏本。”这位45岁的农民说。

在村里,刘小毛本是种田好手。听说养鱼赚钱,去年他承包了15亩水面养草鱼、鲢鱼,没料到鱼价下跌而鱼饲料涨了三成,一年下来竟然净亏5万多元。

农业的比较效益差,且近年来生产成本上升、农产品价格波动大,导致农民可预期收入不稳定性加大。在进贤县三阳集乡凤凰村,姜海军家去年秋天收的1万多斤花生无人问津,至今还压在家里。“2007年秋收时每斤花生能卖2.6元,去年每斤1.5元都没人要。”这让老实巴交的姜海军至今苦恼不已。

从南昌市近两年的农民增收情况看,2007年、2008年尽管增幅都在14%左右,但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17.9%和15.6%相比,农民收入不仅基数很低,而且城乡收入差距还在拉大。据进贤县农业局副局长舒兴华测算,去年进贤县平均粮食亩产增产6公斤,早、晚稻价格平均较上年上涨0.2元/公斤左右,但农资价格平均上涨20%以上。农资价格的快速上涨,不仅完全抵消了粮食增产的收益,而且上级财政给每位种田农民平均141元的政府补贴,也全搭进去了。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去年实现10%的增幅,基本上来自外出务工经商。

调查中,农民和农村基层干部呼吁,扩大内需、刺激农民消费,不能仅仅盯住农民荷包里那几个钱,而应当以更宽广的视野千方百计让农民的荷包逐年鼓起来。

改善消费预期——

让农民从“看病贵、上学难、存钱养老”的顾虑中解脱出来

“国家的政策样样好。”三阳集乡凤凰村61岁的姜秀林说,“农村的养老、医保政策都有了,但我80多岁的老哥,还得自己下地干活才能糊口。”

近年来,尽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实现了全覆盖,义务教育阶段实现了全免费,农村“低保”和养老政策也在逐步推广,但是,“广覆盖,低水平”的农村社保体系,尚没有让农民彻底从“看病贵、上学难、存钱养老”的顾虑中解脱出来。“去年我老婆看病花了3000多元,一分钱都没有报销,因为合作医疗规定,生病只有住院后才能报销40%的医疗费。”姜秀林说。

可见,像医疗、子女教育、养老等问题,依然让农民在消费时有很大的顾虑。只有切实解决好这些农民关心的切身利益问题,才能给农村消费“松绑”,让农民更敢消费。

扩大消费需求——

农村基础设施薄弱,生产和消费环境不够好,抑制了农民的潜在消费需求

在安义县彭家村,30万元的基础设施投入带动了村民们至少1000万元的投资和消费(详见链接)。红火的新农村建设说明,加大对农村基础设施的投入,改善农村生产生活和消费环境,是撬动农村消费的重要支点。

事实上,在中央出台的扩大内需政策中,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的项目很多。“但国家对农村的投入中,立项门槛太高,一些项目甚至包装越大争取到的投资越多,而农民门前屋后能看得见、摸得着、得实惠的项目,连立项的资格都没有。”南昌县委农工部副部长苏斯华说,比如水利项目投资量至少5000万元才能立项,标准化农田改造项目也要求在5000亩以上。

对此,三阳集乡凤凰村村委会主任姜招凤深有同感。凤凰村地处鄱阳湖南岸,由于缺少必要的水利设施,这里“下雨淹,天晴旱”,现有的5000多亩耕地,只有2000来亩能种单季稻。姜招凤说:“我们估算过,只要投资80多万元完善排灌设施,2000亩单季稻田能改种双季稻,其他3000亩旱地也至少能种一季水稻。为此,我们村一年不仅能多产500万斤粮食,而且一年可增加近500万元收入。”

发挥政策效应——

相比“农机补贴”,“家电下乡”政策尚可进一步完善

2月1日,江西省正式启动家电下乡推广工作,江西省有关方面估算,此举将带动江西省300亿元的农村市场消费。

“补贴的政策是好的,但我感觉还不够实惠。”在南昌县蒋巷镇河边村芳门村小组,35岁的应惟波说。他想买台洗衣机,但是,“全县只有县城一家‘国美电器’有‘家电下乡’柜台。买台洗衣机就千把块钱,为了享受100多块钱的补贴要跑30多公里进城,这点补贴,连搬洗衣机回家的运费都赚不回来。”应惟波说。按照“家电下乡”的补贴程序,要求购买人在购买时全额付款,然后凭专门发票到乡财政所申请,再到县财政报销,需要至少20天。

“在农村最立竿见影的刺激消费政策,就是农机补贴。”进贤县副县长郑响龙认为。以传统眼光看,在人均纯收入只有5000多元的农村,动辄数万数十万元的农业机械,应当属于“超大宗消费”。但是,从2006年起,财政按购机款的30%给购买农机的农户进行专项补贴,在血吸虫疫病区“以机代牛”的政府补贴甚至高达50%,而且在购买时直接扣除补贴款。

以进贤县为例。2008年,中央和江西省财政为该县农民购买的2849台农业机械支出补贴1291.12万元,农民自支购机款部分约2600万元,带动柴油、零部件和培训市场消费约1000万元,濒临破产的县农机厂重新满负荷生产。据测算,2009年江西省财政下达的3.2亿元农机补贴,可拉动江西省12亿元左右的农机消费。

由于农机属于生产性支出,与彩电、冰箱等“只耗电的摆设”不同的是,农民既可以用它解决自身的生产,也可以出租经营获得收入。加上补贴手续较为简单,所以农机补贴深受农民欢迎。

农机补贴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政策效应,就是由于农机的逐步推广大大降低了耕作中的劳动强度,从而增强了农业生产对年轻一代的吸引力。据进贤县农业局副局长舒兴华介绍,全县4.9万名外出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中,今年春节后至少有3000人选择留家务农。

“家电下乡”和“农机下乡”的对比告诉我们,政府刺激内需的好政策如何变成农民期盼的“及时雨”,是个值得研究的新课题。

苏州哪家医院治前列腺炎医

常州治疗前列腺炎

福州治疗阳痿专科医院多少钱

浙江杭州治疗肿瘤的专科医院有哪些